老戰馬

2020-12-14 09:04:50  來源:東臺到香港集運網—各界導報  


[摘要] 小時候,我性格內向、遇事膽怯、為人懦弱。説起我的性格轉變,還要從一匹退役的戰馬説起。...

  我抬起頭來,戰馬也正抬起頭來,我看見戰馬一副昂揚的神態,兩隻眼睛透出幾分警覺和桀驁,見我沒有敵意,戰馬的眼睛裏流露出一絲嚮往、悲愴、無奈的神情。那極富穿透力的神情,讓我的心頭一陣莫名的顫動,我似乎讀懂了戰馬的眼神

  □ 楊金坤

  小時候,我性格內向、遇事膽怯、為人懦弱。説起我的性格轉變,還要從一匹退役的戰馬説起。

  1972年,老書記從公社牽回一匹馬。那匹馬膘肥體壯、鬃毛油亮,全身黑色,不見一根雜毛,屁股上烙着一個拼音字母和兩個阿拉伯數字的字樣。村民們圍着這匹馬轉來轉去,紛紛猜測數字的意義。老書記告訴大家,這是一匹立過戰功的退役戰馬。

  我四叔愛爭強好勝,見大家齊誇戰馬,他一個箭步躥到戰馬前,身子一縱,翻身上馬。戰馬一聲嘶鳴,前蹄離地,仰天立起,將四叔從馬背上摔了下去。在人們的鬨笑聲中,四叔惱羞成怒,拿過馬鞭“啪啪啪”三鞭子抽在戰馬耳朵根子上,四叔見戰馬一動不動,他又走近戰馬,試圖在眾人面前找回面子,哪知戰馬一個蹶子踢到四叔的右腿上,四叔“哎喲”一聲跪在地上,他的腿骨折了。四叔的腿好了以後,走路落下一拐一拐的毛病,因為幹不了重活,生產隊長讓他當了飼養員。

  四叔當了飼養員以後,生產隊的牛、驢等牲口都養得膘肥體壯,但戰馬卻日見消瘦。四叔説,好馬不戀棧,它“野”慣了。

  因我天性不愛熱鬧,見到戰馬已是一年以後了。那天我去北溝,正低着頭走,只聽耳邊傳來了四叔的聲音:再往前走就撞馬上了!我抬起頭來,戰馬也正抬起頭來,我看見戰馬一副昂揚的神態,兩隻眼睛透出幾分警覺和桀驁,見我沒有敵意,戰馬的眼睛裏流露出一絲嚮往、悲愴、無奈的神情。那極富穿透力的神情,讓我的心頭一陣莫名的顫動,我似乎讀懂了戰馬的眼神。

  “四叔,我喜歡它!”我盯着戰馬的眼睛對四叔説。

  “你喜歡它?”四叔聽了我的話,質疑道。

  “我從戰馬的眼睛裏讀懂了我應該如何生活。”我自言自語。

  “別弄這文縐縐的話,你敢摸下它嗎?”我的話似乎褻瀆了四叔心中的神靈,他不耐煩地衝着我嚷道。

  聽了四叔的話,我毫不猶豫伸出手撫摸戰馬的臉。説也奇怪,戰馬不但不躲避、不反抗,還伸長脖子用嘴蹭蹭我的袖口。

  “我的天,神了,咱村裏沒有一個人敢摸它,更沒人敢使喚它幹農活。”四叔看着這個場景,驚愕得閉不上嘴。

  那天以後,我成了我們村的神話傳説,戰馬也成了我最好的朋友,每天放學後或節假日,我都會在別人豔羨的目光裏,牽着戰馬去放牧。

  記得有一次,一輛輛軍車從我村公路上經過,小夥伴們站在公路兩邊,揮着手高聲喊着“解放軍叔叔”,解放軍叔叔也揮手向小夥伴致意,我牽着戰馬站在遠處向軍車遙望。一聲長嘶把我的目光收回,只見戰馬雙目放光、兩蹄踏動、鬃毛豎立、竦身長嘯。軍車開遠以後,我看到戰馬的雙眼裏蓄滿了淚水,神色蒼涼而凝重。

  1976年5月,戰馬因憂鬱和衰老卧地兩天。第三天,戰馬兩隻前腿跪在地上,兩隻後腿用力蹬地站了起來,它的眼睛看向初來的方向,眼睛裏充滿了霧一樣的追憶。

  我想,在戰馬的意識深處,它是不是金戈鐵馬入夢來?它是不是回到了秣馬厲兵的崢嶸歲月?它是不是追念一副鐵蹄將血性淋漓書寫?它是不是要用生命的終結詮釋狂放的巔峯……

  但我卻從戰馬的眼睛裏,看見了一個正從遠方走來的自己,畫面慷慨激昂,壯懷激烈,迴腸蕩氣。

  戰馬死了。老書記説,好馬不戀棧,對於它是個解脱。

  戰馬死後的第三年,十八週歲的我應徵入伍,開始了我的戎馬生涯。轉業後,我被安排到檢察機關工作。不管在部隊還是在檢察機關,我都變得堅毅、果敢、勇猛。我常常夢見那匹戰馬,它正披着鐵甲跨過冰封的河流出徵疆場。

  那匹戰馬影響了我的一生。

編輯: 張潔

相關熱詞: 老戰馬 退役
分享到:

以上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,本網只是轉載,如涉及作品內容、版權、稿酬問題,請及時聯繫我們。電話:029-63903870

本網所有文字、圖片和音視頻等,版權均屬東臺到香港集運網所有,任未經本網協議授權不得轉載、鏈接或其他方式複製發表,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責任。
東臺到香港集運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(C) 2006-2020 gjnews.cn All Rights Reserved     備案號:陝ICP備13008241號-1